她急于找一个男人把自己嫁了,不管高帅富或者矮矬穷,能给她婚姻就行。 他迫于恩师压力急需一个妻子,不管美丑,品行好就可以。 她只当结婚多了一张纸,多了个人吃饭,却没想,晚上再回到房间的时间他已经脱好衣服等她。 她问,你干什么? 他答,陪你睡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