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狱三个月,好不容易见到新婚丈夫,等来的却是他的一句——七七,我们离婚吧。 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疼得蚀骨锥心之时,他和别的女人诉说着新的结婚誓言。 傅临渊,你既弃了我,我就不要你了。 三年后,千金归来,大杀四方。 她是嚣张跋扈的赵家七小姐,是出场费高达一个亿的国际名医,是被誉为天才少女的围棋国手,是一曲琵琶惊魂夺魄的古乐大师,是他梦寐以求想要合作的投资大佬…… 追妻之路,傅临渊追的异常艰辛,狗皮膏药似的粘上来。 傅临渊,你要不要脸? 我要老婆,不要脸。 他粘她上瘾,你不是想生一个霹雳点儿的孩子吗?我帮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