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第九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追光 > 55(一起去)

55(一起去)(1 / 1)

九中今年高三的寒假放得晚, 周兮辞参加完一月底最后一次月考后便没再去学校。

午后的阳光温暖和煦,隔着一扇窗户洒下来,刚好晒在床尾, 她顶着日光写了会试卷, 眼皮跟着上下打架, 昏昏沉沉中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,实在扛不住的时候,脑袋一歪, 趴在床尾就睡了过去。

徐慈英和坐在窗边的陈临戈都被她吓了一跳,徐慈英捏着线针俯身凑近看了一眼,小声说:“睡着了,估计是累了。”

这阵子周国成厂里活多, 医院这边全靠周兮辞一个人撑着,夜里也睡不到几个完整觉。

“照顾我倒是熟练。”徐慈英叹了声气:“就是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。”

“那等您出院了,回去好好给她补补。”陈临戈拿起周兮辞的外套盖在她身上,“我也好久没吃您做的菜了。”

“徐姨啊, 已经拿不动锅铲了。”徐慈英以前怕他们伤心, 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, 但今天可能是觉得再不说就没机会了,她头一回跟陈临戈提道:“小临,我知道你对小辞好, 以后我走了,徐姨就把小辞托付给你了。她爸爸是个没有定性的人,要是我不在了, 他指不定还会怎么瞎弄, 小辞跟着他我不放心。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“徐姨知道自己身体是什么情况, 我没有多少时间了,能在走之前看到你陪在小辞身边,我也放心了。”徐慈英笑了笑:“小辞是个性子很倔的人,她总觉得是她拖累了我,其实应该是我,是我们这个家拖累了她。去年省队的教练来招生,本来小辞都填了申请表,春节的时候她爸爸跟我动了手,小辞为了我就放弃了这个机会,现在又为了我放弃去B市。如果将来还有机会,徐姨希望你能劝劝她不要放弃自己梦想。”

陈临戈喉咙像堵着什么,低着头,眼泪掉在手背上,好半天才挤出声音:“……嗯。”

“好了,你过来,我量一下你的袖长和肩宽。”徐慈英也给陈临戈织了件毛衣,和周兮辞那件是一个颜色的。

陈临戈快速地抹了下眼睛,起身走到床边半蹲着。

“这毛线好像还不够啊。”徐慈英嘀咕着,“袖子估计也要拆了重打,我看看肩膀。”

陈临戈依言直起了腰,视线落到窗外,眼眶还是止不住发热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她紧咬着唇不敢发出任何声响,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进被子里。

进入二月,溪城的冬天还没过去,日历上却撕下了立春的那一页。

徐慈英最近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,何谓跟周家人说也就是年前年后的事,周兮辞这几天一步都不敢离开医院。

简凡和熊力的父母收到消息后,陆续都来医院看过,今天上午周新萍和蒋正也来了一趟。

那会徐慈英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,她只是抓着周新萍的手,眨了眨眼睛。

周新萍抹着眼泪说:“我知道我明白,你把小辞照顾得很好,你放心,小辞以后有我们。”

徐慈英闭上眼,眼角也滑过一行泪。

她舍不下这个女儿,不愿意走,一直撑着一口气。

周国成劝周兮辞:“让你妈走吧,这么熬着,她也难受。”

周兮辞固执得要命,谁劝都不行,不吃不喝地守在徐慈英床前,“妈,你不要丢下我,你不是说好过年要回家给我包饺子的吗?我不要你走……”

徐慈英没什么力气地抓着她的手,很轻地摇了摇头,近乎是气声了:“妈……不走……”

周兮辞哭得发起了高烧,打吊瓶都在徐慈英床边,日日夜夜守着。

眼看着徐慈英越来越虚弱,夜里的痛哼声也越来越长,她终于不得不接受妈妈要离开的事实。

周兮辞替徐慈英擦了擦脸,握着她的手贴在脸侧,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,“妈,下辈子我们还做母女,你等等我好吗?你不要做别人的妈妈,我会来找你的。”

徐慈英动了动手指,像是要记住女儿最后的样子,眼里满是不舍,始终不肯闭眼。

周兮辞知道她在挂念着什么,哽咽道:“我会好好照顾自己,会努力读书,我知道你想看我拿很多冠军去更好的学校,我会的,会去的。”

徐慈英心愿已了,最后深深看了女儿一眼,在即将敲响的新年钟声里闭上了眼。

病房里响起了漫长而尖锐的“滴”声。

周兮辞趴在床边握着徐慈英的手嚎啕大哭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病房外,一直守在外面的陈临戈几人听到哭声全都冲了进去,看着已经没了声息的徐慈英,眼泪几乎在一瞬间掉了下来。

秦立红搂着周兮辞,哄道:“小辞不哭了啊,不哭了啊,妈妈不受罪了,她不难受了。”

周兮辞一直抓着徐慈英的手不松,最后是周国成一点一点掰开的。

她看着医生替徐慈英盖上白布,几乎哭昏过去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不破不立。

徐慈英的葬礼没有大办,但来的人很多,她生病的消息瞒得紧,很多人收到消息后都难以置信,到了葬礼上拉着周兮辞的手直抹眼泪,“好孩子,以后和你爸好好的。”

周兮辞说不出话来,只能哽咽着点头。

葬礼按照习俗办了三天,周国成在旁边公墓给徐慈英和自己都挑了块墓地,下葬后他没跟着车一块回家,周兮辞也没什么精力管,回到家里将徐慈英的照片放好,躺在一睁眼就能看见照片的沙发上睡着了。

她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,发烧加上睡眠不足,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,醒来是在自己房间。

周兮辞听见外面锅碗瓢盆的动静,忙掀开被子跑了出去,“妈——”

陈临戈拿着碗站在桌边,像是没听见这一声,“醒了啊?去洗脸刷牙吃早饭了。”

她还站在门边没动。

陈临戈放下碗走过来,单手圈着她腰把人抱起来放到床边坐着,又走到另一侧把拖鞋拿了过来,“穿鞋。”

周兮辞低着头穿好鞋,再抬起脸,眼眶又是红的,“哥。”

陈临戈没说什么,只是抬手将人揽进怀里,手贴着她脑袋揉了揉,“会好的,都会好的。”

她沉沉呼吸着,“嗯。”

周国成下午才回来,他去医院取了徐慈英留下的东西,大大小小,装了两大行李袋。

周兮辞帮着收拾了一番,看到没用完的毛线团,差点又哭出来。

她已经接受了妈妈离开的现实,可家里的每一处都有徐慈英的影子,厨房、阳台、客厅。

睁眼闭眼,好像都还能看见徐慈英过去在家里忙活的身影。

周国成从行李袋里拿出一个纸袋,“你妈妈给你织的毛衣。”

周兮辞接了过去,周国成搓了搓手说:“我要走了,工厂搬了新码头,在常熟那边,我打算跟着一块过去。”

“那挺好的。”周兮辞捏着纸袋,情绪很复杂,说不上不舍还是不习惯,“那……你不在家过年了吗?”

“不了,过年厂里给三倍工资,一个礼拜就能顶上平时一个月了。”周国成抿了抿唇:“我跟你周奶奶都说好了,过年你去红杏那边,也热闹些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行了,这里我来收拾吧,你回屋歇着。”

“爸。”

周兮辞看着周国成明显一愣的神情,心里蓦地一酸,她还记得周国成第一次去红杏那次,她跟人打架打输了,哭着去找哥哥,在院门口撞上周国成,被他一把抱了起来。

那时的周国成还不似现在这般模样,笑起来很和煦,喂了她一颗糖,问她要不要跟自己回家。

是他领着她进了家门,教会她写第一个字,也是他扛着她走过大街小巷,在夏天最热的时候背着徐慈英给她买冰淇淋。

他也曾给过她很多的父爱,也许现在,也仍然存在。

周兮辞忍着鼻酸,“你一个人在外面,也要多注意身体,别太累着了。”

“嗯。”周国成点着头,别开眼说:“知道的。”

晚上,父女俩坐在一起吃了离别前最后一顿晚饭,周国成依旧沉默着喝着酒。

到了深夜,周兮辞听见客厅外的哭声,起身从门缝里看见周国成瘫倒在徐慈英的遗像前,哭得压抑而崩溃。

她咬着手指,没让自己发出声响。

他们都有一样的伤痛,一样的不舍,一样的难过。

或许分隔两地,不用日日相见,对彼此都好。

周国成是后半夜走的,周兮辞被关门声惊醒,爬起来跑到阳台,看着他在雾色中一步步走远。

她哭了太多,可在这一刻,眼泪仍旧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。

家里只剩她一人,静得让人发慌。

“不哭。”小东用胖乎乎的肉手捧起周兮辞的脸,“呼呼,不哭。”

陈临戈摸着鼻尖没吭声,周兮辞站在台阶上,胳膊搭在他肩上枕着脑袋,笑眯眯道:“要不怎么能是我哥呢。”

“什么?”陈临戈看着她。

周兮辞吸了吸鼻子,笑着说:“好,不哭,你给姐姐拿个打火机,我们放烟花。”

周兮辞隔着一层被子贴着他的胳膊,在黑暗里慢慢转过身,小心翼翼地往他身边靠了靠。

包饺子大队一直忙活到天黑,院里的小孩拉着周兮辞去放小烟花,叽叽喳喳比电视里的春晚还热闹。

蒋正长叹一声:“我就是免费的长工啊。”

周兮辞深吸了口气,慢吞吞蹲下来,小东从远处跑过来,往她手里塞了一根仙女棒:“姐姐不哭。”

照片里,徐慈英永远笑意温柔,周兮辞隔着一层玻璃摸着她的轮廓,深吸了口气,转身走出了家门。

“我睡着了。”

周兮辞挺诧异:“你不会背着我去新东方进修过吧?”

“那小辞……”

“小东……”周兮辞捏着他的圆脸,“小东是小胖鬼啊。”

“我们并不用找到哪一颗是她。”陈临戈抹掉她眼角的泪珠,“你只要记住,当你能看见星星的时候,她就在那儿。”

“嗯,今天后半夜走的。”

陈临戈笑了声,走到一旁洗了手,卷起袖子坐在她旁边,“拿过来,我来揉。”

他没接,笑着说:“戒了。”

“那小东是什么鬼?”

可陈临戈却说:“会。”

“戒了好,烟就是害人的玩意。”蒋正蹲在台阶上,“我听周奶奶说小辞爸爸去外地打工了?”

周兮辞抱着枕头去敲了隔壁的门,陈临戈不知是没睡还是一直听着这边的动静,门开得很快。

周兮辞耳朵一热,举起拳头要揍他。

现在长大了,死亡变成了一件很清晰的事情。

她抹着眼睛抬起头,“姐姐没哭。”

他抬手在她鼻尖上蹭了一下,“你用脸揉的面团吗?”“放屁。”周兮辞哼哧哼哧,揉得特别费劲,“不干活的人别说话。”

陈临戈走了出去,但很快又回到床边,拨开她的手,将一条温热的毛巾覆在她眼睛上,“敷一会。”

灯一关,屋里霎时暗了下来。

“一起吧。”

一早,周兮辞被闹铃吵醒的时候陈临戈已经起床了,他咬着牙刷走过来关了闹钟,“醒了?”

周兮辞呼吸里都是他的气息,心里慢慢平静下来,哭得酸涩的眼睛也没能抗太久,很快闭上了。

“周叔走了?”

周兮辞松了口气,“周奶奶真是宝刀不老啊。”

“嗯!”小东屁颠屁颠跑过去拿到打火机,递给了陈临戈:“哥哥点。”

“嗯,上了三个月课。”

小东冲着周兮辞吐了吐舌头:“姐姐胆小鬼!”

“你会吗?”周兮辞把面团“啪”地一下甩在他面前,不过没掌握好方向,要不是陈临戈手快,这面团就飞地上去了。

“姐姐不是胆小鬼。”陈临戈低着腰,按着打火机点燃小东手上的仙女棒,回头看了眼周兮辞,缓缓道:“姐姐是可爱鬼。”

红杏每年过年都很热闹,从早上第一顿鸡丝面开始,一天都是大餐,年夜饭是晚上吃,中午那一顿也没含糊。

“嗯。”

“哎。”

这个问题她小时候也问过,那时他们对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,陈临戈回答说不知道。

“舍不得。”陈临戈说:“但又没办法。”

周兮辞忙起身跑到陈临戈身后躲着。

周兮辞转过头和他对视着,手中的焰火燃尽,火光悄然熄灭,可她眼里却有更亮的光。

周兮辞看着手中跳动的火焰,忽然道:“陈临戈。”

周兮辞不太敢放这些一点就炸的东西,把打火机丢给了陈临戈,“你去你去。”

陈临戈以为自己会睡不着,但听到她睡熟的动静,没一会也睡着了。

陈临戈笑着跟在他身后进里屋里,周兮辞正跟着小朋友在揉面团,脸上身上都是面粉。

“你是不是小霸王啊。”陈临戈脸上的笑意还没能完全扬起,看到她脸上的泪水,手搭在她脸上一下一下抹着,“不哭了。”

吃完饭,老老少少坐在一起包饺子。

陈临戈笑着走远了。

陈临戈眼眶一酸,这一阵他也掉了不少泪,眼睛始终都是红的,这会也忍不住有些热。他抓着她的手坐在床边的地毯上,声音低低的,“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我妈妈?她——”

“你啊,就是狐假虎威。”周新萍锅里还煮着东西,说完拉着小东又回了厨房,“小东不哭,奶奶给你拿鸡腿吃。”

陈临戈忽地侧过身,胳膊搭到她腰上,下巴抵着她脑袋轻轻蹭了蹭,“别乱动,睡觉。”

周新萍笑着感慨道:“从小到大,你就只会护着她。”

她眼睛发胀,含糊应了声。

周兮辞抽噎着,声音颤动:“……我想我妈了。”

手指被用力捏了一下,周兮辞抬眸,哽咽道:“睡觉。”

周兮辞躺在那儿等到毛巾没热度了才爬起来,一开口嗓子都是哑的:“我们今天什么时候过去?”

人死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

小东“哇哇”叫着跑过去跟周新萍告状,周新萍拿着大锅铲就从厨房跑了出来,“周小辞,你多大人了还欺负小孩儿!”

陈临戈走到客厅倒了杯水,递给周兮辞:“喝一点,回去洗脸换衣服,我叫了车,等会就到了。”

对面的窗户被人推开,周奶奶吆喝道:“你俩别躲外面偷懒啊,小正快来剁馅。”

他放轻脚步走到床边蹲下,“周兮辞。”

“你印度飞饼呢?”陈临戈把面团摔在桌上,很利索地揉了起来,看手法还挺专业。

忙活了一上午的蒋正咬着烟在后院透气,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递给站在一旁陈临戈。

“嗯。”周兮辞捧着水杯回了家,洗漱完换好衣服,走到徐慈英的遗像前,给她点上香,“妈,过年好,我跟我哥要出门了。”

周兮辞哽咽着,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流泪,“可星星好多啊,我怎么知道哪个是她。”

“你挨过的打也不少。”陈临戈和她并肩站在廊檐下,院里人影跑动,火光忽明忽暗。

周兮辞仰头看天上的星星,“哥,你说人死了,真的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吗?”

“你起床就去,周奶奶等我们吃早饭呢。”陈临戈往外面走,周兮辞也跟着下了床。

“嗯?”

“嗯。”周兮辞进了屋,跟着他进了卧室,陈临戈正要给她拿床新被子,一回头却发现人已经钻进了被窝。

放完一根仙女棒的小东跑回来问:“姐姐,什么是可爱鬼啊。”

周兮辞佯装认真思考了会:“就是可爱的鬼。”

陈临戈也蹲了下来,替他们点燃了仙女棒,绚烂的火光照亮了这一角。

“……”

一瞬间像回到了小时候,她犯了错被周新萍举着鸡毛掸子追着打,只会躲到哥哥后面。

“一起去追光。”

陈临戈看着她卷着被子翻了个身,起身抱起另外一床铺在她空出来的位置上,“我关灯了?”

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.学.官.网。如已在,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最新小说: 救赎的正确姿势 npc都被我气秃了[无限] 重生从挖宝盗墓开始 漂亮亲妈带娃改嫁[八零] 神医下山:我真的是来退婚的! 半世繁华过职场 傲娇帝少晚上见 盗墓:开局获得双身份 震惊!我有一个全能系统 农门空间:首辅娇妻她又美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