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第九中文网 > 其他类型 > 长生从锦衣卫开始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终了 3000

第四百八十三章 终了 3000(1 / 1)

又一日上朝,这一次,朝议的气氛,俨然又再次诡异起来。

往日桀骜的武勋,倒是显得安静了许多。

天子的雷霆大怒,武勋之中明眼人的告诫,皆是让众武勋将帅,压制住了往日的桀骜肆意,堪称罕见的低调起来。

而往日低调的文臣,此刻却是无比的气势高昂。

朝臣们昂首挺胸,如将士奔赴战场一般,气势汹汹。

随着那惯例的一声百官上朝,文武百官,亦是浩瀚荡荡而动,踏入承天殿之中。

万岁之高呼,一如往常,由殿中而起,响彻了这方天地之间。

待高呼过后,气势汹汹的文官们齐齐看向天子,正欲口诛笔伐之际,却见天子面若寒霜,神色,已然冰冷至极。

没待群臣开口,天子便如对待武勋那般,先发制人。

只见天子直接起身,冰冷的目光,环视群臣,这一刻,所有的气势汹汹,在这般状态的天子之下,亦是下意识的弱了几分气势。

“诸位爱卿,想必都知道武昌之事了吧!”

此言一出,武勋噤声,众文臣亦是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好在,天子也没带群臣回答,便又道:“武昌水陆指挥使,竟当街将前清和知府一家一百零八口凌迟!”

“此人行径,堪称丧心病狂,罪大恶极!”

“朕以下旨,将此贼子斩首示众,将武昌军法司司长削去军职,革去军籍,削去两湖总兵爵位,官降一级,其余涉案人等,皆按军法论罪!从严处置!”

言至于此,天子看向武勋,眼神亦是愈发冰冷:“朕已命军法部派出巡查组,巡视天下各部,严查不法,但有肆意者,重惩不饶!”

说完,天子转头看向诸文臣:“诸位爱卿也要引以为戒,朝廷自有法度,无视法度,肆意妄为者,不管是谁,朕绝不会姑息!”

天子这一番话,顿时将朝臣们已经到嘴边的气势汹汹,硬生生的给堵了回去。

天子都已经下了旨意,还这般杀气腾腾,再站出来说此事的不是……

岂不是挑战天子的威严?引得天子怒火转移?

一时之间,群臣噤声,朝堂的气氛,竟是显得有些诡异起来。

但显然,大明朝养士数百载,最明显的特征,便是为了名,不惜一切!

不管于国于民好与坏,只要能打出名气,那出必然会有人前赴后继。

在没经历满清那毫不讲理的屠戮之前,这一点特征,自然也延续到了大恒朝之中。

毕竟,大恒的屠刀,虽然也肆意挥舞,但较之满清留头不留发那般打断脊梁,视天下人为奴婢的政策,显然还是要顾忌许多。

“陛下!”

一声陛下,亦是彻底打破了朝堂的这份诡异气氛。

“臣斗胆上奏!”

天子盯着这个冒头的朝臣,声音俨然都冰冷了几分:“说!”

“前工部员外郎,贪银一万二千三百八十六两,被处抄家流放之罪!”

“前户部主事,贪银五万八千六百两,伪造账册,倒卖国库之粮二十八万石,被处斩首之刑,全族流放辽东!”

“前工部侍郎,贪银二十八万六千八百两,粮十万五千五千八百石,被处斩首示众之刑,全族流放辽东!”

“而武昌水陆指挥使,未经旨意,私自调兵,私封城关,当街凌迟一百零八口人,堪称青史未有丧心病狂,此等罪责,却只是处以区区斩首之刑!”

“臣对此不明,贪污渎职之罪,皆是祸及全家,为何此等丧心病狂之罪,却是只罪止于个人!”

言毕,官员躬身拱手,不再多言一句。

此言一出,满朝寂静,天子依旧面若寒霜,看向这名官员的眼神,已然杀气外漏!

“放肆!”

“大胆!”

此刻,本还低调的众武勋,顿时沸腾了起来,他们只是被迫装下样子,没成想,这群玩意,竟还真跳起来,还跳到陛下头上了。

一时之间,寂静瞬间告破,众武勋将帅,瞬间恢复桀骜肆意,指着那朝臣就开骂,若非有几个理智尚存的将帅,勉强控场,众武勋们,恐怕就冲过来,将这朝臣给暴揍一顿了。

“行了,朝堂如此行径,成何体统!”

天子一声呵斥,沸腾喧嚣的朝堂,亦是瞬间铳归寂静。

那官员依旧拱手躬身而立,态度依旧无比鲜明!

天子环视群臣,目光,最终,再次定格在那官员身上。

“朕之大恒,用何法?承何制?”

天子问。

官员一愣,随即朗朗出声:“我大恒用明法,承明制!”

天子再问:

“那好,朕问你,按大明律,贪污之罪,处以何刑?”

此言一出,这官员张了张嘴,话到嘴边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天子冷笑:“尔说不出口嘛?”

“那朕告诉你!”

“用明法的话,犯官吏贪赃满一贯以下者杖七十,每五贯加一等!

贪赃满八十贯者,处绞刑,

贪赃满六十两银子以上者,枭首示众,并处以剥皮实草之刑!”

“你告诉朕,你所说的那些官员,贪了多少个六十两,够多少次斩首示众,够多少次剥皮充草!”

“朕只诛首恶,饶恕其家人,未曾扁入贱籍,尔难道认为,朕还不该这般宽容了?”

天子一字一句,咄咄逼人,那官员面色煞白,颤颤巍巍,却始终难以说出半句话!

“朕想,尔等也应该有疑惑吧!”

天子没再质问这官员,反倒将话锋指向了众多朝臣。

“靖国公!”

一声令下,徐枫顿时迈步站出:“臣在!”

“给百官好好宣讲一下,朕制定的大恒军法!”

“臣遵旨!”

徐枫转身,面相群臣:“按大恒军法,渎职,抗命,松散等等诸罪,罪皆止于个人,唯谋反之罪,罪在九族。”

“贪污之罪,家人同罪,犯罪者,斩首示众,余者,处以抄家流放之罪!”

“告诉他们,武昌水陆指挥使史林所犯何罪!”

天子再道。

“按大恒军法,此案,武昌水陆指挥使史林,犯滥用职权,抗命,之罪,而前清河知府,已在通缉之中,罪证确凿,按前明律而言,已是罪人,非普通之民,但其家人,按罪论处,虽是流放之罪,但按陛下吩咐,要善待流放之人。”

“故而,虽是流放之罪,依旧属民,故而,还要判处伤民之罪!由其赔偿所伤之民的损失,若本人无力承担,或借口不承担,当由其家人承担赔偿之银!”

当徐枫话音落下,满朝寂静,原本气势汹汹的文臣们,亦是如霜打的茄子,瞬间焉了,一个个低眉顺目,生怕引得天子注意,引来雷霆怒火染身。

“诸位爱卿,可听明白否?”

天子环视文武,缓缓出声。

“陛下圣明!”

此刻,文武百官,不管内心作何想,皆是拜倒高呼。

天子亦是如释重负,此事,最庆幸的便是,他的反应速度,比之朝臣,要快,不然的话,事情发酵,可就不是这般三板斧,就能草草压制处理的。

而出头的那官员,已然面色惨白,冷汗已是滴落一地。

“爱卿谏言,也不无道理!”

天子缓缓出声:“前明之法,已延续数百年,很多事情,俨然已是不合时宜。”

“大恒律,亦是迫在眉睫!”

“此事就交于内阁操办!”

“大恒军法,亦是需要与时俱进,军法部好生研究一下,看看哪里需要改进的,总结起来,递个章程上来!”

“臣遵旨!”

内阁及军法部武勋,亦是随之领命。

“还有两件事。”

天子一如既往的开门见山。

群臣也是心头一颤,生怕天子又弄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折腾大策!

这刚被天子直接摁了下来,再来大策,可真没几个人还敢再出头。

“第一件事,内阁阁臣空缺已久,朕欲增补阁臣。”

“就按照惯例,朝廷廷推阁臣,内阁好生准备,择日举行。”

“臣遵旨!”

来宗道领命之后,天子却是明显有些迟疑了,百官等候好一会,却也始终不见天子出声。

过了许久,天子似乎才做出决定,缓缓出声:“前明天启,崇祯两帝,停灵宫中已久,两陵也已修筑完毕,当择吉日入陵,此事,礼部拟个章程,呈上来。”

此言出,满朝寂静,错愕,恍惚,难以置信,震惊,种种神态,亦是在这一瞬间,浮现在了文武百官脸上,

消息来了太仓促,一时之间,满朝百官,竟无一人出声。

反对者有之,但,反对也不知该从何处反对起,毕竟,恒承明制,是必然且注定的事,也不可能更改。

弹冠相庆者有之,但在这大恒朝堂之上,已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天都变了,再欢喜,也只能忍着,出头的话,被记住了,这位天子,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。

剩下的,便是既不反对,也不支持的中间派,这些,自然更不会多言。

这般场景,倒是出乎了天子的预料,他本以为朝堂会为此争论不休,却没想到,竟会是这般场景。

“诸位爱卿,此事,可有异议?”

群臣面面相觑之间,最终,竟相继拜倒,稀稀拉拉的声音,亦是演变成众口一致的高呼。

“陛下英明!”

这般场面,天子目光闪烁,心中也不知,是该悲,还是喜了!

……

最新小说: 温暖的去处 美漫世界无限之旅 顶级逃荒,满级大佬在新手村杀疯 她的沙雕又暴露了 我的猫来自未来 美人得天下穿书 我的阿GIN强无敌 惊,全家就我是土著! 一品荣华之医妃要翻天 重生后和残疾总裁闪婚了